最强狂帝系统

玄幻魔法 | 妙手牧酒诗

穿越过来成皇帝?好啊,作为本朝的扛把子,我总要做些什么吧?我决定龙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24.第24章 这皇位,你是不是该让出来了?

最强狂帝系统 by 妙手牧酒诗

2018-5-2 15:43

而第二天中午,乾清殿。

司离召集了右丞相路难、禁军刘统领、御林军周统领、锦衣卫魏统领。

“不知圣上召我等前来有何要事?”

司离呼了一口气,难得正经的道“朕欲开启皇道传承!”

“什么?!”四人同时惊呼。

皇道传承?!那是专属司家的无上道统!

其珍贵程度,更是匪夷所思,并不是每一个皇帝都有资格开启,整整一千年才有一次!

这些年皇室动荡,接连换了十几任皇帝,倒是把这个名额剩给了司离。

而它的价值也显然是与其珍贵价值成正比的,每一个进去的司家人,出来之后最次的提升都是以后的修炼速度飙升到以前的两倍!

这只是运气差的,气运极好的,绝对有可能获得一些盖世珍宝,无上的血脉传承!

司离也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昨晚入睡前,系统鬼使神差的来了一个任务:开启皇道传承。

任务的奖励有两个。

第一个是把司离的皇者之气提升到高级!

这绝对是大彩!至少以后一言不合就可以用气势去碾压他。

第二个则是直接把司离惊的直接坐了起来。

获得武神赵子龙!永久!

赵子龙从今以后就会永久的帮自己把持皇权!

赵子龙被世人武神,被刘备赞为“一身是胆”,胆识谋略让无数军事家自愧不如,单骑救主,长坂坡之战等历史事迹更是不计其数……

这么一个胆识过人、善于治军、忠义两全的bug级boos,如果到手,绝对是超强的一张底牌!

司离飘飘然了,皇道传承?开启啊,绝对开启!可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可是关键的是……在哪开启?不知道位置啊?

而且有一条皇规,如果是低于二十岁的皇室,必须左右丞相全部同意才能开启!

右丞相好办,左丞相呢?

此事不能操之过急……

三天之后的清晨,乾龙殿前三声鞭响,百官入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武百官齐齐拜倒。

“圣上果然是一代贤君呐,登基接近四个月,这都是第五次早朝了。”张铁权嗤笑道。

“哈哈哈……”立马有一些官员低声笑了起来。

登基四个月共上了五次朝?整个历史恐怕也就司离敢这么干。

“怎么,张将军,还想让朕去你的张府去溜达溜达吗?”

张铁权听言瞬间脸色铁青……

接下来的早朝就是例行公事了,各个官员纷纷反应了一些问题,把司离搞得有些头痛。

有时间还是得弄个永久的诸葛亮替自己当受罪羊……

可是,就在这时,殿外却没有来由的喧闹了起来。

“何故!”司离皱眉。

“报,报,报圣上,有人求见!”一个小太监跑到殿内急忙报告。

“谁啊?一惊一乍的。”

“李,李,李……李权霸!”

“什么?!”

所有人顿时震惊了。

连司离都很讶异,他终于回来了?

“哈哈哈哈……”

一连串大笑声从殿外传来。

李权霸走了进来!

他真的回来了!一些人隐隐有预感,朝廷终是要风烟再起了……

李权霸像是来访一名老友的家一样直接走到殿中间,前后左右望了望,不少人对他漏出了卑微而敬重的眼神。

李权霸对情况还终是满意,可是看到房端祥与张铁权面色憔悴,看来他们确实被这小兔崽子折腾的够惨。

可惜自己之前有令,在自己回来之前他们不可以太过与司离发生碰撞,也算苦了他们。

“李权霸,你莫名消失三个月,又冒冒失失的横冲直撞进来,不向朕行礼,反而把早朝搅的乌烟瘴气,你到底要干什么?”司离冷声。

“哈哈哈哈,是我的错,那么圣上可要宽宏大量啊。”

刘公公一扫浮尘,适时的开口“李权霸,你不打算行礼了吗?”

李权霸忽然盯着刘公公“你是什么东西,我正和圣上叙旧呢你没听到?!”

“李!权!霸!你在挑战?”司离道。

“呵呵,怎么会?”李权霸变脸比翻书要快“臣只是觉得有一事要远比这行跪拜礼要重要上百倍。”

“哦?看来你确实有事?”

“启禀圣上,正是。”

“呵呵,可惜朕不想听,退朝!”

司离便要起身。

“唉唉唉,皇上,有的事它迟早要摆在你面前的。”

“呵呵,好,那你随便,朕倒要看看你这一去,又学了多少花招。”

“哈哈,圣上放心。”

说着,李权霸忽然抬起了手,拍了两下。

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走了进来。

“这是谁?”司离从他的身上感到了一抹熟悉的气息。

“哈哈,您说巧不巧,我这次一去,竟然找到了这位遗失于世的皇室!”

“皇室?他?呵呵,李爱卿,朕可每闲工夫和你开玩笑。”

甚至是百官都绝对荒缪,司离不是司家的最后一员了吗?

“小臣怎么能如此大胆?如果陛下不相信,大可以把您的皇脉石取出来,哦,当然,也需要您堂哥,也就是上一位驾崩了的大帝的皇脉石。”

皇脉石是什么全场的官员自然都知道,就是把皇室家族一员的一滴血浸入一种奇异的石头。

它唯一的用处就是记录血脉!

“取便取来。”司离倒有性质要看他耍什么把戏。

不多时,司离的皇脉石与其表哥的皇脉石便到了这里。

只见两块皇脉石放到一个地方,立即产生了蒙蒙的共鸣声!证明确实是一个血脉的。

之间李权霸又取出一块这样的石头,确实拿出银针向那个一言不发的青年人刺了一下,顿时涌出一滴鲜血,落到石头里。

哗!

石头瞬间变成一颗专属那青年的血脉石,

李权霸把这血脉石放到了司离表哥皇脉石的旁边,顿时发出“蒙蒙蒙……”急促的共鸣声!

这青年真的是皇室!

李权霸笑着道“陛下,看来这位皇室的血脉比您的还要接近上位大帝的呢。唉?我好像听说,皇帝驾崩,要选择血脉最近的人做继承者啊?”

“那又怎样?你要说什么?”司离冷笑。

“我是说”李权霸的脸缓缓冷了下来“这龙椅你也做了仨月了,这皇位……是不是该交出来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