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帝系统

玄幻魔法 | 妙手牧酒诗

穿越过来成皇帝?好啊,作为本朝的扛把子,我总要做些什么吧?我决定龙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54.第54章 国库都装不下了

最强狂帝系统 by 妙手牧酒诗

2018-5-2 15:43

次日

鬼圣没有现身,夏国依旧早朝。

司离坐于龙椅,皇威自现,扫了一眼众臣,眯了眯眼睛“婆罗鬼婆呢?”

众臣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回答。

司离笑了笑,闭上了眼睛,隐隐摸索到了一条虚无缥缈的命运之线……

皇都一座废弃的古庙中。

一个相貌奇丑,躬背塌腰,身穿黑色布衫的老太婆却吃着面前的一桌山珍海味。

忽然,她猛的拍下筷子,面漏痛苦之色。

“啊!——混蛋!这是怎么回事!”只感觉到身躯越来越颤,五脏六腑如钢刀搅动,面目也越来越狰狞。

忽然,脑海中显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不禁恐惧的呐喊。

“不可能!老太婆我根本没有克星!……”

可是这时,一道巨响无比的声音在她的脑海炸开“鬼婆,速来面朕!”

鬼婆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但是现在的生命如同掌握在别人的手上一般!

鬼婆咬了咬牙,还是觉得小命最是要紧,于是瞬间幻化做一道流光,飞跃出了这古庙。

……

看到司离这么古怪的举动,再联系司离昨天的疯狂言语,众臣不禁怀疑……他的脑子不是真的坏了吧?

彭!

就在这时,外面天空忽然有一道灰色流影,转瞬之间,便是撞到了大殿之间!

“什么人!”侍卫顿时围了上来,重臣也皆是惊动。

何方神圣可以直接飞跃皇城?!

司离却是笑了“别来无恙啊,鬼婆!”

这道佝偻的身躯艰难的抬起了头……

正是鬼婆!

哗!……

满殿震惊。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唐唐鬼圣,难道真的来面圣?

婆罗鬼婆确是顾不了这么多了,一只手捂着肚子,艰难的爬了起来,抱拳道“面见圣上!”

满场的瞠目结舌,鬼,鬼……圣什么时候也对人这么客气了?

司离却是面如冰霜“这句话,还需跪着说!”

随着司离的声音,鬼婆只觉得头脑如同爆炸了般的轰鸣!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心中升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她不会真的遵了司离的命了吧?

她是何须人也?鬼圣!足以成为任何帝王的作上宾。

司离胆敢如此对她,她难道不发怒?

噗通!

还没有等人们反应过来,她便是直接跪倒!

不仅如此,鬼婆承受着莫大的痛苦,向前一俯身子,对着司离拜了下去!“圣上饶命!

没人能体会到她现在直牵着灵魂的痛苦……

她也更是清楚,司离作为婆罗花的主人,灭她,只在一念之间!

“唐唐婆罗鬼婆,没想到也这么客气啊。”司离饶有趣味的笑道。

众臣满头冷汗……这何止是客气?都对你磕头了!

“还请圣上饶小的一命,解除了诅咒。”鬼婆现在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来自灵魂的虚弱。

司离一只手撑着头,斜卧在龙椅上“你一个鬼婆,难道面子真的这么大吗?朕好心邀你,你确是不顾朕可能会在天下人的面前丢面子,非要朕拿出手段,你才肯老实一点。”

鬼婆努力的漏出一丝笑容“小人该死,小人该死,还请主人饶了小的一马。”

司离看到鬼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再听到她竟然叫自己主人,不禁全身一阵恶寒。

鬼婆很无奈,自己于十数年前应运而生,不过是你的一件附属品,不就是你的仆人吗?

众臣如果知道了司离的念头肯定更是无奈,一尊鬼圣承认你是她的主人,你还挑七挑八的?

司离忽然望向现在还一脸懵笔的众臣们“想必诸位爱卿也识得这是何方神圣吧?没错,有些爱卿的家里可能会在这段时间出现过一个国色天香的妖媚之女,那么就不幸的告诉你们一句,那些蛊惑你们的美女的本尊,就是这位鬼圣!”

当即,不少人的脸色像是一口气气吃了十万八千只死耗子一样,又想呕吐,又想撞墙……

司离看到哪个大臣现在是生无可恋的表情,便也就知道了,都是谁受到了蛊惑。

鬼婆艰难道“不劳陛下费心,老奴以后也会把她们收回来,不再祸害您的朝政!”

在场的人彻底晕了,感觉仿佛是梦境,婆罗鬼婆自称是老仆?

司离望着她笑了“是谁指使的你?”

鬼婆面色变了又变,最后咬牙道“抱歉,这个老仆实在是无法告诉您。”

“呵呵”司离面色因此骤然便是冷了下去“看来你还是没有把朕放在眼里啊。”

轰!

鬼婆的灵魂直接如同爆裂一般!

鬼婆连忙下意识的道“饶命!我说!我说……白国、大日国与那北方的匈奴都出了钱。”

司离冷笑,他们果然是蛇鼠一窝呐。

鬼婆现在简直是心如刀剿,自己何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神三国的君主都不敢对自己!

司离又瞥了她一眼,还是没有对自己这个天生便配备的“仆人”哪怕产生半分的好感。

司离一动念,便是解除了诅咒之力。

“呼——”鬼婆瞬间坐倒地上,大口喘着气。

司离看向了众臣,知道病根已除,朝廷内部可以安静一段时日了。

“报!——圣上,有紧急通报!”

一个御探忽然百里加急的跑了进来。

“何事?”实际上司离已经猜到了十之八九。

“冲家遭劫!全门上下一千八百五十三人,无一生还!”

哗!——

满场震惊!

路难联想到了司离消失的那段时日,眼睛不由得睁的越来越大。

“并且,三阳州州巡查使与清川州府主也是暴毙!”

“大胆!”户部尚书暴喝“何方胆大包天之辈,天子脚下,也敢动土!”

司离确是一挥手“知道了,让吏部去处理这些事情,至于冲家剩下的家财、生意、田产,通通收编进入国库!”

百官见到司离如此平静,不由得吃惊,这是多大的一桩事呐!

实际上,司离根本没想刻意隐瞒,自己的王土之上,为何还要畏手畏脚?

户部尚书心里算了一下,不由得站了出来向司离拱手“陛下,看来户部需要挪用一部分钱款了。”

司离皱眉“为何?”

“因为……国库或许应该扩建了。”

(第四)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