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帝系统

玄幻魔法 | 妙手牧酒诗

穿越过来成皇帝?好啊,作为本朝的扛把子,我总要做些什么吧?我决定龙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64.第64章 三步一拜,五步一叩,我便饶你

最强狂帝系统 by 妙手牧酒诗

2018-5-2 15:43

今天的皇道学院热闹了起来,一则消息接近疯狂的蔓延。

所有人都知道最近来了一个身份神秘的一个少年名为洛黎。

他是从哪冒出来的?没人清楚,或许是哪位高官硕员的私生子,也或许是与皇道学院内哪位大人物有关系的后辈小生,亦或者是来夏国做客的域外天才。

但是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少年绝对不好惹。

在他来的之后几天,他既没有参与到普通学员的生活里来,也没有与任何人产生交集,除了他的那四位仆婢。

这不禁让人怀疑,他是不屑在这皇道学院学习,还是自己没有实力,怕漏了馅?第一种可能很快就被排除了,皇道学院?那是所有人挤破了头都想要进的地方,无论是谁,但凡脑子没有太大的问题,就决定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那么,第二种可能就被无限的放大了,这也是一个能让所有人信服的理由,他或许身份高贵,甚至让皇道学院都忌惮三分,可与此同时,实力很低,低到他都没脸出来见人。

所有人便是都释然了,也不禁嗤笑,原来是个靠身份上位的公子哥,一个值得被所有人啐弃的货色。

这毕竟是所有人本能的反应,在皇道学院随便挑出一人他骨子里就会自恃两样东西;一样是出身高贵,一样是天赋不凡。

但是假如自己的“出身高贵”这一点被一个人碾压了,就绝对会产生极大的挫败感,这种感觉让人疯狂,那他们唯一泄气的地方就是从“天赋不凡”这个地方碾压那个人。

没错,只要把这个洛黎踩在脚下,他们就能舒心解气。

就算他是个势力很大的域外天才,可是这又怎样,在这里的学员绝大多数都是家里是夏国朝野的高官或者一方豪强,别的不说,这个洛黎,就算敢报复,凭夏国现在那位大帝的脾气能让他嚣张?一拳把他揍到姥姥家去。

想起了大帝,所有人又不禁升起了无限的遐想,那才是真正的传奇,与自己差不多的年纪,现在却是手掌天下权,修为更是逆了天。

比起大帝,这洛黎就是个有身份,没实力的渣渣。

……

“老大,你说那个龟孙敢不敢来?”以前那个还在司离灵峰下打探过的那个刀疤脸少年喊着一只草根,向旁边一个鹰勾鼻少年道。

鹰勾鼻少年模样还算俊美,眸子里掺杂着几分戾气,正是鹰翎帮的老大。

此时的他也显得很焦躁,今天一大早他们就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但是现在都下午了,自己这帮兄弟足足守了三个多时辰,那个洛黎竟然还没来,现在围观的人也足足有数百,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一群猴一般。

被洛黎给放了鸽子了?!

他不至于吧?就算再弱,搁在谁身上定也忍不了这样的挑衅,定会前来一战呐,所有人预感到那个洛黎或许今天往后,会成为一个笑话。

“走!”鹰翎帮老大吴鹰眼中戾气一闪,大手一挥竟要到司离峰上去。

此言一出,也是引起了很大的议论声。

“老大,这,这……这会不会太嚣张了,他不会告我们个擅闯民居啊?”

“擅闯你个头!”吴鹰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既然这个废物执意要缩在龟壳里,我们就打碎他的龟壳,把龟“头“给掏出来!”

“哈哈哈!……”听到这话,传出了无数的笑声。

“鹰老大就是鹰老大,很威武啊!”一个围观少年笑着道。

“就是,这样的男人才叫做男人,至于那个洛黎,咯咯……”一个魅态百出的少女也是笑道。

的确,像是洛黎竟然直接不敢出来迎战,在学院历史上还真是第一人,连女人都有些看不起他。

“哈哈,大家就看着吴某是怎样把那个缩头龟给踹下来的!”吴鹰听言不禁更加得意。

……

“少爷,真的不用吗?”

南绫带着几分忧虑之色看向躺在藤椅上,老神在在的饮着茶,晒着太阳的司离。

实际上南绫也担心,自己本来来这里算是一种福分,可是自家主子如果真的是这么一个懦弱货色,自己脸上也无光啊。

就连那林韵看向司离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林韵,是不是觉得我很懦弱?”司离眼都没抬,没有理会南绫,向林韵说道。

司离倒不是怕了他们,但是下峰一次,上峰一次,走得这么累,学院也不给自己派个代步工具,他们又撑不了自己的几个回合,打也打得没有意思。再说,自己也答应过轩醒老头,自己轻易不会和他们一般见识。

林韵听言,眼色闪动了几下,还是道“不敢。”

司离闻言轻笑,看了看太阳后伸了个懒腰,有卷曲了下来道“嗯,是时候了。”

“什么时候?”南绫在边为司离扇着蒲扇,边好奇的问道。

此时,吴鹰带着鹰翎帮的五十余名帮众与数百围观的吃瓜群众已经到了峰下。

吴鹰气势昂扬,似乎自己即将有一次壮举,之后让所有人对自己刮目相看,让所有少女让自己倾心。

“好了,诸位便送到这里吧!”吴鹰豪气冲天的向大家抱拳一笑。

“鹰哥,你可一定要把那个缩头乌龟给踹下来啊!”一个穿着暴露的少女说道。

作为天才少女,自然是最为看不起不敢应战的废物。

在此之前,还真把司离当做了个人物,原来就是个还没有女人硬气的软蛋。

吴鹰心中也是火热,只觉得自己成了位将痛打落水狗的英雄“哈哈,当然!”

当吴鹰一行人走到峰脚时,却遇到了一个带着几分憨厚的大个子,正是司离现在的仆人之一,虎城。

“呦呵?”吴鹰嗤笑“那家伙还放了个拦路虎?”

“哈哈哈……”所有人肆无忌惮的大笑。

一个少年笑道“虎城!你这么个大个子怎么给这么一个软蛋做了走狗?!”

在此之前,当司离的手下绝对是个肥差美差,但是现在现在司离的仆人也是被一同啐骂。

“你听见了没?走狗?滚!”原先那个刀疤少年一脚踹在他的胸脯,将之踹倒。

“你!”一向憨厚的虎城不由得也委屈,怒了起来。

“呦呦呦,走狗要发威喽!”所有人笑着吆喝。

虎城咬牙想到了司离的话,道“少爷说你们上去可以,但下来只有两条路。”

“哪两条?”众人嗤笑。

“要么让别人抬下来,要么三步一拜,五步一叩的拜下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