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帝系统

玄幻魔法 | 妙手牧酒诗

穿越过来成皇帝?好啊,作为本朝的扛把子,我总要做些什么吧?我决定龙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94.第94章 指鹿为马

最强狂帝系统 by 妙手牧酒诗

2018-5-2 15:43

白帝大日帝现在已经彻底无语了,司离都嚣张到这样子了,这天珠皇还是惯着他?

司离道“好,继续早朝。”

就在这时,殿外却来了一个侍卫,这个侍卫还牵着一只五彩鹿。

白帝与大日帝皱起了眉头,司离这又是要来什么花招?

司离笑道“这是雍藏王朝向朕进贡的一只异兽。”

“什么异兽,不就是一只鹿吗。”大日帝不屑的冷哼道。

“哦,朕却以为这是一匹马啊。”司离装出了惊异的神色。

“哈哈哈……”白帝听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分明是只鹿,我且问你一句,马的头上也会员鹿角马?哈哈哈……”

司离瞥了他一眼,又是把目光移到了满殿的官员身上。

碰到司离目光的官员纷纷紧张得赶紧低下了头,生怕惹火上身。

司离最后的目光停到了光禄大夫的身上。

光禄大夫。皇帝身边顾问之臣。相当于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

“光禄大夫,你且出来。”

光禄大夫心头一跳,反应过来后慌忙的站了起来,到了大殿中间,对着司离行了跪拜之礼。

司离笑着问道“朕以为这异兽是鹿,大日帝与白帝却说这是马,朕且问你,它究竟是鹿,还是马?”

现在所有人都是有些懵了。

这分明就是只五彩神鹿啊,司离为什么非说它是只马?

光禄大夫刚想要开口,却又瞬间想起了刚刚那个翰林院大学士的下场……

光禄大夫身体一颤,抬头看了看司离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思考片刻后便是道“这是马。”

哗……

此话一出,瞬间引起了一片哗然。

这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有不少的大臣漏出了恍然之色。

白帝与大日帝更是瞪大了眼睛。

司离瞎,这些人都瞎啊?

还有没有天理了?!

一只鹿,就因为司离说它是只马,它就是马了?

你们考虑过那只鹿的感受吗?

司离继续道“为何你说它是马?”

光禄大夫拱手道“因为陛下说它是只马,它便是只马。”

司离笑道“很好。”

光禄大夫内心暗喜,同时不禁嘲讽一番刚才的那个赵学士实在是太蠢了。

司离接着又道“拖出去斩了。”

光禄大夫瞬间凝固了……

彭!

这次干脆,一尊傀儡一脚便是把他踢飞到殿外,接着也是飞出……

仅仅片刻,又是一道惨叫声传来……

“哼,是你说的这是只马,你的大臣顺你的意思也不是,不顺你的意思也不是,你倒是真难伺候。”大日帝看向司离就像是看着一个疯子。

司离没有理他,站起来道“朕说它是马,是朕昏了头,你们身为臣子,不但不敢指正,竟然还让朕一错再错!朕日后若是昏庸无道,你们也同是如此吗?!”

“微臣不敢!”

所有的大臣赶忙下跪。

司离淡淡的扫了一眼他们,又道“朕对你们只信奉一个原则,文死谏,武死战!文臣即使知道可能会遭受灭顶之灾,也必要直言敢谏!武臣即使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也要为了夏国的每一寸土地而冲锋陷阵!”

“是!”

所有人齐声应和道。

“朕以为,君比臣重,民比君重!臣若是敢不降朕放在至上的位置,便是大逆不道,而朕若是不把子民们放在至上的位置上,同样是大逆不道!你们可曾明白?!”

“臣等明白!”

“平身吧。”

“谢圣上!”

到了此时,连天珠皇都不禁带着复杂的神色多看了司离几眼。

司离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第一件事让他们明白了谁是他们真正的主子。

而第二件事,便是让他们明白自己该如何去做。

斩了两个重臣,定了臣心,更明了臣心!

而这一切,自然也是有意给自己与二帝看的。

接下来的早朝,才算是真正进入了正轨。

自然少不了一些州主汇报各自州的情况。

有一点司离还真的是不得不承认,夏国在之前的那次大血难之后便是一蹶不振,元气大伤,接踵而至的,却又是数百年之久的内乱。

现在,即使是一些强大了点的王朝,都敢于惹一惹夏国了,最典型的一个例子便是司离还刚登基不久的那时候,一个身处大洋之中的一个王国在受到了大日国的唆使之下,就敢于挑衅夏国了。

于是,饱受内忧外患的夏国,现在虽然已经有了好转的势头,但是毕竟现在还是忧大于喜。

各州的情报也是喜报甚少。

甚至是一些州主,在司离冰凉的目光下,被吓得直吞口水,把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都压了下去,生怕司离一个发怒,自己就要尝尝二十三样酷刑的滋味了……

“哈哈哈……”大日帝在听说到夏国现在各地的情况后不禁大笑,直感到自己出了一口恶气……虽然出的不多“夏帝呐,本帝还以为你邀天珠皇、白帝与本帝来旁听你的早朝,你是对自己的朝政多么的自信,现在看来,却是天灾人祸不断呐,哈哈哈……

司离并不以为然,只是笑道“民生疾苦,非朕所愿,但是朕已经拨出巨款,用于改善各州的情况,一时或许难以见到成效,但是绝对也不会延迟太久。”

“哦?是吗?”白帝插话道“想必以夏帝的手笔,定是拿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数字了吧?可惜啊,哈哈……”

“可惜什么?”司离皱眉。

“本帝是说,本帝早便听闻,在你登基之前,你之前的几任夏帝倒是也算是明君,一个个的也很是关心百姓的死活,不惜在国库空虚的情况下,还是拿出了巨款,但是分到你们百姓手里的,却不足百分之一!其他的,呵呵,都怕是被一层层给剥削下来了。倒是不知他们……”

司离太眼看了看这些胆战心惊着的州主,轻笑道“他们会贪吗?”

这些州主简直是要哭了,谁敢在你的眼皮低下干这事!

回想起来,他们是多么羡慕前面那些可以肆意贪污的老前辈呐……

可是司离一登基,便是把那些子“前辈”凌迟的凌迟,活剐的活剐了……

(第二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